【威海投资】为什么会有人掏 59 万美金,珍藏一个神色包?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由于 NFT 这个手艺,一条微博也有可能酿成名贵的「珍藏品」。

二十年前的 8 位 QQ 号可以卖个还不错的价钱,可能会有人好奇,同伙圈发了十年的吐槽和自拍,不知道能不能变现?

之前不太可能,现在,这事还真就有可能了。好比 Twitter 首创人杰克·多西前两天在 Twitter 上说要把自己首条推文看成 NFT 拍卖,出价最高竟然到达了 250 万美元。

然而这还不是最「离谱」的,上周「彩虹猫」的作者 Chris Torres 在彩虹猫降生十周年之际,重制了动图——一只拥有粉色方形躯体的猫,在太空中奔跑,死后拖着一串彩虹。很快这个 meme(迷因)在 YouTube 播放量跨越 1.8 亿次,Torres 将其放在「加密艺术」生意平台 Foundation 上,有人花 300 ETH(加密钱币以太坊,约 59 万美元)买走。

从 2020 年最先,NFT 市场生意量大幅上涨。看起来,这股加密领域的最新热潮正在改变我们「数字化社会」的生意方式。

万物皆可 NFT?

若是你还不领会 NFT 看法,需要从一款游戏讲起。2017 年,一款基于以太坊平台运行的「云吸猫」游戏 CryptoKitties 走红。网友在游戏里可以购置、养育、繁育「数字猫」,每只猫的毛色、外观、性格不尽相同都市纪录在链上,影响他们的「子孙后裔」,就像在现实中养猫一样,稀缺的猫可以卖到十几万。从 CryptoKitties 火出来的猫咪形象也算「老网红」了。

2018 年,Dapper Labs 从 CryptoKitties 母公司(Axiom Zen)分拆出来继续从事 CryptoKitties 的运营,而且获得融资,领投方为 a16z。

一只猫就是一个 NFT,也就是一份数字资产。说到这里,你应该也许明白了 NFT 是什么。NFT 是 Non-Fungible Tokens(非同质化代币)的缩写,「非同质化」实在是与比特币等数字钱币的「同质化」对应来的,你用一个比特币可以交流另一个比特币,也能购置 0.1 个比特币,然则每一个 NFT 所代表的数字资产都有怪异的价值,以是无法交流、拆分。

举个加倍贴近生涯的例子。即即是一致舱位的两张机票,由于所包罗的乘机人信息,座位位置,以是具备「专属权」,不能交流。

不久前 Dapper Labs 与 NBA 互助,在公链平台 Flow 上推出珍藏游戏「NBA Top Shot」。顾名思义,就是把 NBA 竞赛中的精彩片断做成数字版「珍藏卡」,珍藏者可以在平台上购置,也能在平台上售卖。

这有没有让你想起小时刻吃小浣熊,就为了集水浒卡的日子?

上线 5 个月之后,NBA Top Shot 销售额跨越 1 亿美元。虽然一价 NBA Top Shot 可以卖到十万美元,对于玩家来说,他们珍藏了球员的精彩进球瞬间,以是一种「另类投资」之外,玩家更是将其看作一段珍贵影象,以及球星和粉丝之间的情绪维系。

这事儿到底有什么意义,就连埃隆·马斯克的女同伙也要掺一脚。上个月,Grimes 在 NFT 生意平台 Nifty Gateway 上出售了一系列数字艺术品,原本设计 48 小时内销售出去,现实上只用了 20 分钟。其中一首名为 Death of the Old 的原创歌曲视频被 38.9 万美元拍下。

从本质上来说,被 NFT 认证过的依旧是原来的视频,可以在网络上流传。不外即便任何人都可以「长按保留」,对应现实天下的艺术珍藏品——只有买家拥有的才是「真品」,数字天下里也有「唯一性」,正是这种「唯一性」让数字产物具有生意价值。

用区块链手艺认真溯源,标注数字资产所有权的做法已经在外洋「先锋艺术家」圈里盛行起来,在盗版满天飞的时代,这无疑具有优势。这样的生意方式又省去了「中介」,艺术家无需通过画廊或者拍卖行,「点对点」就能直接面向全球买家销售作品,以此获得更大的利润。艺术家有时机通过 NFT 设置一个版税比例,看成品转售时,创作者都有时机收取属于自己的份额。

NFT 泛起之前,Beeple 只是「素人数字艺术家」。数字作品要想发生现实价值,必须与现实天下联系起来,好比 Beeple 需要与服装品牌联名,依赖实物载体将「作品」酿成「商品」。去年 12 月,Beeple 实验将作品放到 NFT 生意平台上拍卖,最贵的一件以 77 万美元买走,所有作品销售额到达 350 万美元。

摇身一变,Beeple 成为加密艺术圈最高身价艺术家。

「你的」数字资产

就连有着 250 年历史的顶级拍卖行佳士得,也借由拍卖 Beeple 的作品,正式进入数字艺术品拍卖市场。这一动作最先让「主流艺术圈」对 NFT 更为关注。

由于已往人们用实体珍藏品展现兴趣和品味,未来你在线上购置的音乐和画作,都可以代表你在数字社会里的「人物特征」。有些 NFT「狂热分子」甚至以为在区块链中拥有代表一件数字资产的代码都极富价值。正如 CoinFund(加密钱币投资公司)首创人 Jake Brukham 说,「你不是在购置这幅画,你是在购置这幅画的所有权。」

佳士得拍卖专家 Noah Davis 称,接受加密钱币可以辅助佳士得触达新的用户群,这些可能正好是以前对传统拍卖市场毫无兴趣的那部门人。

基于许多 NFT 资产的稀缺性和怪异征,许多「极客买家」愿意为此支出高溢价,甚至将 NFT 资产的生意视为一种投契行为。那么对于通俗人来说,可以用 NFT 来干什么?

美国手游巨头 Machine Zone 前 CEO Gabe Leydon 说,以前人们在游戏中花了许多钱,然则一旦人们不玩了,钱就白花了。若是在游戏里花钱酿成投资,游戏市场将会变得更大。

好比 The Sandbox 是一款类似《我的天下》的沙盒游戏,在虚拟天下中,玩家在区块链中构建和变卖自己的游戏资产。「玩家怎么会拒绝一款对他们有价值的游戏,我们并不是说传统游戏会消逝,然则我们确实信托,当玩家拥有一些对游戏资产的所有权时,这是一个对他们加倍友好的游戏环境。」The Sandbox 母公司(Animoca Brands)董事长 Yat Siu 说道。

珍藏、介入感、专属…这些来自数字天下「原生」的需求,是推动 NFT 和区块链手艺迎来增进的底层推动力。同时它推倒了虚拟和现实天下之间的墙,可以锚定房产,一颗珠宝等,将其通证化,利便溯源资产的所有权。在投资人眼中,加密资产将成为一种加倍主流和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

Kevin Kelly 曾经在 2008 年的一篇文中展望,「要成为一名乐成的创作者,你不需要百万粉丝。作为一名手艺人、摄影师、音乐家,你只需要 1000 个铁杆粉丝。他们会开 200 英里路听你唱歌,订阅你的 YouTube 频道,每月加入一次你组织的聚会…」

a16z 写道,Kevin Kelly 的愿景是希望互联网成为「媒妁」,然则中央化的社交平台成为创作者和粉丝联系的主要方式,平台通过插入广告和算法剥夺了原本属于创作者的大部门收入。不外正好 NFT 的泛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2020 年 NFT 市场生意量跨越 2.5 亿美元,是 2019 年的四倍。经由 NFT 认证的资产(也代表了行业市值)从 2018 年 4090 万增进到 3.38 亿美元。「NFT 还处于生长早期,随着数字体验的构建,好比生意生意、社交网络、珍藏展示、游戏和虚拟天下,它的使用局限将会不停扩大。」也许它可以辅助确立一个新的数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