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正式发文:鼓励创投公司上市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创投公司上市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近了。

获悉,7月8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新时期进一步促进科技金融与产业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而牵动VC/PE的是,《实施意见》明确表示鼓励和支持创投机构创新募资手段,包括上市。

这是继深圳后国内第二次在政府文件中提到创投机构上市。今年1月,深圳出台一条罕见的举措——探索优秀股权投资管理机构上市制度安排。深圳历来是本土创投的“风向标”,如此公开提及创投机构上市话题,被视为打响了探索创投机构上市的第一枪。

如今,继深圳探索之后,广州一马当先,正式发文鼓励创投公司上市,再次引发轰动。

刚刚,广州正式发文:

支持创投机构上市

广州一纸文件开始在VC/PE圈发酵。

此次通过的《实施意见》,从7个方面提出了32条具体措施,首当其冲是加快建设风投创投之都,为此广州市政府明确了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涵盖了“募投管退”四个方面,以下为部分内容摘录

第一、拓宽风投创投资金来源

1、鼓励和支持创业投资机构创新募资手段,通过上市,发行企业债、公司债券等固定收益产品,以及募集保险资金等方式,形成市场化、多元化的资金来源。

这并非首次。2021年初,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关于促进深圳股权投资持续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的通知,其中有一条罕见的举措——探索优秀股权投资管理机构上市制度安排,自此打响了创投机构上市的第一枪。

此次广州发文,更具里程碑意义——明确表示鼓励和支持创投机构通过上市等创新募资手段,不仅仅停留在“探索”阶段,而是迈出了具有实质性意义的一步。

2、鼓励保险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等参与创业投资的出资。支持科技企业设立投资部门或独立的专门投资机构,围绕公司发展战略和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开展创业投资。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战略机遇,吸引境内外资本来穗设立创投基金,并按照市区现有政策予以奖励支持。

第二,鼓励国有企业参与创业投资,对标“”

1、在国有创业投资机构内部实施有效的管理人员激励与约束机制,指导国有创业投资机构完善员工跟投机制,稳慎推进符合条件的国有创业投资机构实施员工持股;支持具备条件的国有创业投资机构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鼓励国有创业投资机构与社会优秀管理机构合作,按照市场化原则成立专业化创业投资机构。

2、对标“深创投”,探索整合市属国有风投创投资本,打造覆盖种子、天使、VC、PE 等各阶段的全资本链条的国有标杆创投机构。

第三,引导社会资本“投早”、“投小”

深圳天使母基金带来的示范效应仍在放大。为此,广州将“广州市科技成果产业化引导基金”调整为“广州市科技成果产业化天使母基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共同设立天使投资子基金,100%投向天使类科技创新项目。

对投资于广州市种子期、初创期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股权投资机构,按照实际到账投资额的15%给予每年最高不超过500万元奖励支持。

第四,打造“标志性”风投创投集聚区

以黄埔区、南沙区为主,对标美国硅谷、深圳南山区、北京中关村等国内外标志性风投创投集聚区,力争用3—5年时间打造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标志性风投创投集聚区。

此外,探索依托头部风投创投机构,打造培育风投创投机构的专业孵化载体,对头部风投创投机构开展“靶向招商”。

第五,退出方面,主要是探索设立S基金

主要内容是:探索依托广东股权交易中心设立私募股权转让平台,探索设立私募股权S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鼓励 S 基金与政府基金合作,拓宽风投创投机构退出渠道。

创投机构为何追求上市?

事实上,国内VC/PE私下对于创投公司上市讨论已久。

从国际经验来看,创投机构上市并非新鲜事。早在2007年,一批海外私募巨头便掀起首轮上市潮,黑石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美国当时近5年里最大规模的IPO,紧随其后,KKR在2010年上市,凯雷在2012年上市。某种程度上来讲,上市为这些私募巨头进一步拓展了国际市场,成为国际私募股权行业的风向标。

而在国内,这样的探索也曾发生过。最典型的是2015年前后的新三板私募机构挂牌热潮,一批私募机构纷纷登陆新三板,在提高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增加融资,获得更多投资机会方面曾经产生过一些正面的效用。但同时,也出现了部分令人错愕的现象,给市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从历史实践来看,任何创新不可能一帆风顺,曲折起伏是必然的,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权衡、设计。从长远来看,优秀创投机构的上市是大势所趋。”某人民币头部机构这样总结。

为何创投机构执于上市?在业内人士看来,上市有利于创投机构扩充资本金,匹配更多长期资本投入创新创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深创投董事长曾表示,私募基金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上市募集的资金可以作为GP的长期核心资金带动更多的LP资金,有助于形成长期资本,活跃资本市场的流动性。

可以说,通过资本市场募集长期资本,是创投机构追求上市的现实初衷之一。目前国内创业投资基金一般基金存续期为3+2年,最长为7年。而一般企业从成立到符合上市要求需要6—10 年的时间,这使得部分人民币基金无法长期持有优秀企业。而当年,软银长期持有14年才能收获高达2500倍的回报;MIH持有腾讯十几年才能收获高达上千倍的回报。和腾讯的高速成长却跟中国的人民币基金没有关系,导致国人没有分享到投资红利。

当然,上市也有利于创投机构建立更加规范的公司治理体系,做大做强。“现在人民币基金管理规模过千亿的GP凤毛麟角,而且基本是国有的。应该利用资本市场,通过允许GP上市来做大做强,最后会产生一批在国际上具有竞争力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此外,还可以运用上市公司的多样化激励工具,吸引优秀人才,并以优质上市GP为标杆,对行业起到示范效应,提升创投行业整体的专业管理和服务水平。”董事长、创始直言。

创投公司上市,难在哪里?

但是,创投公司上市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全盘谨慎考虑。截至目前,尚未有一家创投机构通过 IPO 进入A股市场。

对此,北京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总结目前创投机构上市的三点困难:

(1)组织形式和决策机制的难点。目前国内创投机构普遍采用有限合伙制,形成了非对称的决策机制,这也是上市私募机构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盈率长期在低点徘徊,市值与管理规模不匹配的原因之一。但在2017年年底,美国实施了新的税率法案,公司税的税率大幅降低,以黑石为代表的PE机构纷纷改制宣布放弃合伙制,改制后股价得到大幅提振,股票交易的活跃度和流动性也显著提升。

(2)信息披露的难点。根据A股现有的信披要求,发行人应当充分披露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准备和进展情况、实施募投项目的能力储备情况、预计实施时间、整体进度计划以及募投项目的实施障碍或风险等。但由于私募行业本身的特殊性,很难精准地向公众披露每一笔资金的投向,一方面,投资哪些基金、哪些项目是”未来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另外一方面,如果参与上市公司定增项目,还涉及到内幕信息,并不适合提前披露。在现有信披规则下,私募机构信息披露的难点依然存在。

(3)利益协同发展的难点。对于上市企业而言,确保股东利益最大化是基本准则。而对于私募机构而言,GP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为LP赚更多的钱,追求LP利益最大化。未来如何协调股东利益和LP的利益,让双方实现协同发展,也需要权衡考虑。

上海某知名VC机构主管合伙人坦言了自己的担忧:风险投资尤其是早期风险投资,周期长波动大,如果不上市的话这些波动都是可控的,“一旦变成公众公司后,所有的事情都会暴露在公众眼皮底下,无论是对被投企业还是创投机构本身而言都是一种压力。”他表示,国外上市的创投机构也不多,加起来不超过10家。而且国外上市的都是比较大的PE机构,发展都相对平滑,但对做早期或VC投资的机构而言,上市是否合适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北京某本土VC机构合伙人梳理了目前反对创投公司上市的声音:一是私募不能公募化;二是资本市场要支持实体经济,不能让创投这样的类金融机构上市。“实际上,我们投的就是实体经济,为什么要把创投机构打入另类呢?虽然当年新三板挂牌出现创投机构把资金投向了非创投领域的现象,但是这类问题很容易避免,最重要的是规范好投资方向”。

“上市不应该有行业歧视。”深圳某头部人民币基金执行合伙人建议,“我们可以针对上市的创投机构出台一些特别要求,进行日常监管。毕竟创投机构是金融属性的公司,存在一定的特殊性,上市之后不能想干什就干什么。明确上市创投机构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大家会在规定范围内做一个。”

曾推动深创投IPO

谁会是第一家上市创投公司

创投公司能否上市,开始迎来越来越多理性的讨论。

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20余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在社会经济中的作用日益凸显,但最突出的问题就是长期资金来源不足。“探索优秀股权投资管理机构上市有前瞻性也有必要性,将有利于优秀股权投资管理机构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扩充资本金,撬动更多的资源,更好地支持中小、支持科技、支持创新,也有利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行业长期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某华东头部人民币基金总结。

这两年,不少创投大佬都在公开场合袒露心声。2020年,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再次强调,“募资难”的解决方式之一,是支持创投机构上市。随后,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在清科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透露,创投公司上市是未来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趋势之一,“不出意外,这件事正在推进的过程中。”今年,董事长曾直言,在促进创业投资方面,他最为期待的政策是允许私募股权机构上市。

为遏制深圳创投下滑趋势,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陈玮今年再次建议,利用深圳先行示范区的政策红利,把握深交所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契机,制定相应标准,允许、鼓励、推动深圳符合条件的头部创业投资管理机构通过IPO、并购重组等方式登陆资本市场做大做强。

其实早在2019年,当时正在酝酿创业板注册制落地,关于创投机构上市的话题就曾在人民币基金中引发热议。彼时曾有创投大佬透露,相关部门牵头做了很多调研,考虑推动深创投成为创业板首家上市创投公司。作为本土创投领头羊,深创投被寄予厚望。

但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仍需反复衡量。时至今日,创业板注册制平稳落地,探索创投机构上市也正式迈出了实质性一步。那么,谁又会成为国内第一家IPO的创投公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