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男四号」现象研究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大、、周深、的综艺劳模身份已毋庸置疑。而除了这些会造梗接梗的综艺劳模外,硬糖君注意到,综艺市场中还有一批——不会造梗、接梗也一般般、然而就是在各大综艺高频刷脸的“综艺男四号”存在,类似于影视剧的黄金配角?

男四号们总有机会出演热门综艺,微博热搜却与他们无关,热闹都是别人的。男四号到底在综艺里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就为凑人头吗?什么样的艺人才能成为综艺男四号?硬糖君抛砖引玉,与诸君走进综艺市场的男四号世界。

01、何谓男四号

与影视剧不同,综艺节目中艺人的露脸分量基本持平。谁是男四号不是出镜时间多寡说了算,而是根据艺人在节目中的具体表现而定。

与在节目中强势输出观点的综艺主咖们不同,一期节目下来,男四号们的表现基本相当于饭局里的硬糖君——以不引起别人注意为最高追求。

他们既难有如大张伟、杨迪的急智,也不似何炅这样的主持人能控住全局与节奏,在嘉宾关系陷入尴尬时,更难指望男四号们能打破僵局。但同时,他们也不会像“650伙食费不够用”的等嘉宾一样,因一时忘形失言而被群众围攻连累节目。

作为一个合格的综艺男四号,“稳”是必备美德。在他人忙着琢磨什么样的综艺效果能上热搜、立人设时,男四号们往往正一脸认真地琢磨如何完成节目组分配的任务。也正因男四号们专注于走流程,节目话题担当永远落不到他们身上。

具体到综艺男四号的人选,演员沙溢必须榜上有名。这位早年以《武林外传》《炊事班的故事》打开局面的东北籍演员,如今默默成了各类综艺中的老熟脸。

2016年,沙溢通过《爸爸4》完成了综艺初体验;2017年沙溢再接再厉,一年时间集齐湖南卫视、上海东方、浙江、江苏四大卫视相关综艺,实现了“综艺大满贯”;2020年,沙溢全年出演综艺约为11档;今年才刚过半,沙溢出演的综艺总数已过10档,有望竞争年末的综艺劳模了。

是不是没感觉沙溢有这么多综艺?因为他真是太隐形了。

即便沙溢在部分节目担任固定嘉宾,但话题性可能还不如飞行嘉宾。譬如近期播出的推理真人秀《萌探探探案》,黄子韬、杨紫、李沁、那英等嘉宾或多或少为节目贡献了话题,唯独沙溢总是被群众忽略。这,就是典型的综艺男四号。

除沙溢外,贾乃亮也是标准的综艺男四号。手握S级综艺《极限挑战》的他,可能是“极限男人帮”里话题度最低的一个,甚至有部分只闻《极挑》名的路人压根不知道贾乃亮也是“男人帮”的一员。

除《极挑》外,今年贾乃亮还以飞行嘉宾的形式出演了《王牌对王牌6》及其衍生节目《王牌少年加载中》、代际挑战综艺《接招吧!前辈》、老牌综艺《快本》《天天向上》等,但话题性都不强,也难引起社交平台讨论。

此外,吴奇隆、斌两位叔系艺人,虽然风格截然不同,也意外的开始成为综艺常客。去年继姐综后诞生的哥综——《元气满满的哥哥》,吴奇隆作为大哥队一员出演,谁知群众的目光多集中于硬汉以及“妖娆”国庆身上;对于陈建斌,实力演员是他给大众的第一印象,但这位实力派这几年也低调出现在数档综艺中,当下热播的《妻子的浪漫旅行5》中,陈建斌就与妻子蒋勤勤联袂出演。

02、当男四号,真香

综艺男四号有几个典型共性:成名于十几年前,具备一定的国民认知度,群众风评一向不错,且多为已婚人士。这些共性或许能够进一步解释,为何这些在巅峰期能够独当一面的艺人,如今甘愿在综艺节目中做陪衬红花的绿叶。

人到中年,家庭事业难兼顾,不仅是普通人面对的难题,星也一样。尤其在“限娃令”之前,光明正大地“公费带娃”,岂不美哉。就算是“限娃令”之后,综艺节目的录制周期短,且时间相对灵活,对男四号们仍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考虑到艺人的档期问题,节目组还会选择周期性录制,艺人在时间调配方面更灵活。

更关键的是,作为艺人,若同时接三四部戏不免要面对群众“轧戏”的质疑,万一运气不好作品收视不佳,更要被反复鞭尸“轧戏拖累同事”。但同时录制三四档综艺,群众不仅不会质疑艺人的职业道德,反而会觉得这是艺人人脉广、能力强。

与被摇滚伤透了心,号称即日起自废摇滚功能、做个快乐喜剧人的劳模大张伟不同,男四号们忙着出演综艺的同时,倒也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沙溢靠《小欢喜》中的“英子爸爸”很是被群众讨论过一阵“乔卫东究竟是不是合格父亲”;贾乃亮这几年演了不少正剧,平均每年有1-2部新作品;陈建斌去年和桐大搞“老少配”虽然被群众嘲得够呛,但另一部男人戏《三叉戟》在文青大本营豆瓣拿下了7.6的评分;歌手转型做演员,和老婆刘诗诗经营“夫妻店”的吴奇隆,相对作品较少,但也在去年与林更新、吴谨言合作了一部名为《我的砍价女王》的都市剧。

综艺演戏两手抓,也决定了男四号们在综艺中的表现只能走四平八稳路线。

综艺形象太突出,本身就会伤害演员形象,孙红雷、邓超就是现成的例子。更不用说,几乎每一个在综艺上大放异彩的综艺劳模,都曾面临被质疑,甚至出现大规模负面新闻的至暗时刻。纵横综艺几十年的何炅何老师,人称“综艺端水大师”,此前都翻了车,如今总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疲惫了不少。

男四号们的表现虽然不具备话题性,但也不会因为出位言论为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以中年男星为主的男四号们,免不了会在节目上展现出因代际差距造成的沟通鸿沟,但这种代际冲突并不深入,虽然没有话题延展性,但也不太招人烦。

除代际差外,中年男星在节目上的另一个特质就是铁直男、爹味。这点在陈建斌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如不解风情、与老婆产生分歧装聋作哑等等。有意思的是,在男女对立如此激烈的当下,陈建斌的种种直男发言却没被网友做成“大字报”予以批判。这也与他在节目中的直男行为多点到为止,不至于真的犯众怒有关。

03、市场需要男四号

综艺咖决定节目的精彩程度,流量明星提供了粉丝流量和卖力吆喝,这就显得这群成名已久、且在年轻群体中缺乏认知度的男四号们有些鸡肋。“这不就是公司里啥也不干等着摘桃子的人嘛”,有网友代入日常工作场景后,表示拳头立刻发硬。实际上,存在即合理,综艺还真少不了这些男四号们。

一位PD告诉硬糖君,别看男四号们在人民群众心中存在感不高,但制作团队对他们却相当青睐。

艺人出演综艺的酬劳,当然会因咖位不同而不同。综艺咖属于“技术入股”,酬劳不低;流量爱豆的时间就是金钱,请动他们的花费也不少。男四号们,路人认知度高且群众基础好,而且也不需要节目组特意通过剪辑方式“制造”某种人设、为其增加记忆点,简言之就是性价比高。

而且男四号的配合度也高,即使分配到了较为棘手的任务也会认头去做,能够有效推进节目的流程进度。明星嘉宾中总得有这么一两个靠谱的大哥,男四号们能够很好地消化这一角色定位。

同时这位PD还透露,作为德高望重的娱乐圈前辈,男四号们的高配合度还能对新人侧面起到震慑作用。部分流量明星往往会“恃粉而骄”,要求节目组更改游戏规则、放水或提出种种要求,“但人家前辈都还没说什么,他们一般也不会要求太过分。”

虽然男四号们造梗能力不如综艺咖们,但面对抛过来的梗倒也不怯场,不至于让包袱摔在地上。加之男四号多为已婚男星,没有偶像包袱,能放得开,偶尔还会激发出不一样的笑果。

“节目组在邀约艺人的时候,当然不是只冲着节目效果或者流量去的。如果请10个嘉宾,每个人都在疯狂输出观点,那就不是真人秀而是娱乐圈辩论赛了。”该PD说,就好像团队作战有分工一样,一档节目的邀约嘉宾,既需要提供看点的综艺咖和引流的爱豆们,也需要默默干活做事的男四号。

“网综的主要收视人群是年轻人,包括现在的综艺咖也开始从过去的70后慢慢变成90后甚至95后。但做节目,尤其是需要与路人互动的节目,这些年轻明星的号召力还是不如老牌艺人们。”

因在圈内资历深、人脉广,男四号在节目中往往还充当着黏合剂的角色,尤其在嘉宾出现冲突的时候,就需要男四号们出马弥合双方。一些需要与素人进行深度互动的综艺,也少不了借势男四号们的路人缘,完成星素合作任务。

看起来综艺男四号,就好像是菜肴中的盐,看似平平无奇却是一桌菜好吃与否的关键因素之一。不知道今年还会有哪位中年男星,加入到综艺男四号的队伍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