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投资】董明珠被坑!银隆首创人侵占10亿资金,十多家新三板公司“中枪”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前有许家印投资法乐第未来,反被贾跃亭撕毁合约踢出局,今有董小姐10亿投资珠海银隆,反被股东起诉“引火上身”。

  11月13日,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宣布声明称,公司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治理层在履职历程中,发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造孽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跨越10亿。

  声明中,银隆能源示意,公司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治理层在履职历程中,发现公司与大股东之间存在频仍的关联生意,部门生意存在异常与疑点。经公司观察和审计,大股东通过关联生意侵占公司财富损害公司利益,部门行为涉嫌组成刑事犯罪。

  现在,公司已就三期大股东及关联方损害公司利益事项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行报案,相关机构已正式受理。三起案件的总额跨越7.8亿元,其中本金部门6.8亿元。同时,对于关联生意中涉嫌刑事犯罪的,公司已经向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行报案,经侦支队已正式受理报案,涉案金额2.7亿元。

  颇具戏剧性的是,针对上述10亿元资金侵占的说法,银隆能源原董事长魏银仓回应,“已经起诉她()了”。当再追问详细起诉珠的缘故原由与现在希望时,未获得魏银仓的回应。

  部门吃瓜同伙们或许还不领会事宜的前因后果,犀牛君给大伙唠一唠,这背后“中枪”的还包罗了数家新三板公司。

  团结“大咖”30亿投资 董明珠位列第二大股东

  故事还得从银隆能源提及。资料显示,银隆能源确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珠海,是一家以锂电池产业为谋划焦点,集电动汽车动力总成,整车制造、智能电网储能系统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能源高新手艺企业。2017年,公司由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两次换取企业名称成为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银隆能源的厉害之处在于公司掌握了全球最先进的钛酸锂电池手艺。

  在业内看来,钛酸锂电池是锂电中寿命长、平安度高的电池。论生命周期,通俗锂离子电池约为1000—2000次循环,钛酸锂则是1—2万次循环,是前者的10倍。“实现6分钟快速充电,耐宽温、30年循环使用寿命、不起火不爆炸等优良特征。”这也是董明珠看中银隆的手艺所在。

  早在2016年8月,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最终因无法通过股东大会决议而宣告失败。

  但这并不能阻止董明珠继续追逐其“新能源汽车梦”。2016年12月,董明珠宣布以小我私人名义,团结万达、京东、等5家企业和小我私人向珠海银隆配合增资3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22.388%的股权,其中董明珠曾声称将投资10亿元。

  据数据显示,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团体有限公司为其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99%,而银隆团体实控人为魏银仓,持股比例为100%;银隆能源的第二大股东为董明珠,持股比例为17.46%。

  被爆拖欠货款 上市设计终止

  在明星股东的加持下,珠海银隆最先了大规模的扩张。2017年以来,银隆能源先后宣布在成都、洛阳、天津、南京等地圈地兴建生产基地共计11个,宣布的总投资额高达800亿元。

  不外,银隆能源的业绩却一直下滑。2017年,银隆电动客车订单为6000余辆,现实销售3355辆纯电动客车,2016年的销售数据则为6200辆。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珠海银隆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67.94%。

  与此同时,公司高管“出走”。2017年11月,银隆公司首创人、原董事长魏银仓宣布告退。同年11月29日,公司法人代表由魏银仓换取为孙国华。12月1日,董事长由魏银仓换取为孙国华,同时孙国华还兼任总裁职务。

  到了2018年,银隆能源最先负面缠身。今年1月,银隆供应商珠海思齐30多名员工群集在银隆门口,拉出“我们要用饭!我们要生涯!请银隆还钱!”的横幅,要求索回所欠货款,双方最后对簿公堂。

  之后,银隆能源在成都、石家庄、南京等多地生产基地接连爆出歇工、欠薪新闻。据领会,如珠海思齐一样的电池产业上下游供应商中,另有多家公司存在拖欠货款的情形,欠款金额从数万万至靠近4亿元不等。

  今年7月19日,银隆能源的互助单元与银隆在部门项目的互助中对条约明白存在分歧,向法院申请诉讼,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南京银隆新能源产业查封,之后又被解封。

  此外,银隆能源曾在2017年5月进入IPO指点期。但2018年5月30日,凭证广东证监局披露的拟上市公司指点事情进度表显示,银隆能源已于今年1月终止上市指点。

  十多家新三板公司“中枪”

  犀牛君注重到,在银隆能源的供应商名单上,同时也包罗了十多家新三板公司,它们与银隆旗下的石家庄中博、珠海广通、银隆电器等多家公司有过营业往来,而且拥有对银隆能源一方的未收货款。

  从挂牌企业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来看,11家新三板公司对银隆能源一方拥有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1.8亿元。其中金川科技、通达电气、纳科诺尔拥有应收账款划分为8780万元、2821万元和2105万元。

  在上述欠款方中,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今年5月还被媒体曝出泛起大面积歇工的征象。确立于2012年的河北银隆位于邯郸武安,这里也是银隆能源原董事长魏银仓的老家。

  据《中国谋划报》记者实地验证发现,该园区的电池厂区的5个作业车间中,其中4个是歇工状态,内部作业机械完整,车间内空无一人。

  一份去职员工名单显示,5月8日~5月15日,河北银隆挂号去职的员工人数达45名,工种包罗手艺员工、QC检测以及一线员工,其中主要以一线员工为主。

  不难设想,在银隆能源负面事宜影响下,这些新三板公司能否收回货款已经成了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