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项目找投资】两位中小企业老板讲述企业生计难的真相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美国《财富》杂志最新宣布的2019年天下500强榜单显示:全球最大的500家公司中,有129家来自中国,跨越美国的121家。

“中国军团”第一次傲视群雄,名誉之至!

然而,上榜企业鲜明的背后,却隐藏着大多数企业难以言说的凄凉。

在中国4400多万家各种企业中,刨除入围天下500强的129家企业及3000家A股盈利的上市公司,剩下的大多数都在苦熬:一是企业盈利越来越难题,谋划状态一年不如一年;二是员工越来越难招,用工荒跬步不离,企业老板每年大把的精神都花费在招人、留人、培育新员工等噜苏的事情上。

当下企业要由小做大,走出盈利和用工逆境,可能比以往加倍需要政策的东风。

两位中小企业老板的心声

一直以来,各地的招商热情都是无比浓郁的,低价给地、税收优惠、专项扶持资金、贷款贴息等等,奋力吸引优质企业前来投资办厂。通过引入优质企业,可以快速做大地方GDP蛋糕,并在天下区域经济总量竞赛中拔得头筹。

然而,时至今日,曾经奏效的招商引资手段,似乎悄然发生着转变。已往一年多,笔者造访了许多中国的中小企业,在与企业老板交流历程中,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下面通过详细案例来说明。

案例一:江苏某生产型企业

案例一,江苏一家生产新质料的企业,年净利润大几万万,已经准备设计A股IPO,算是区域内政府倾力打造的一家明星企业。为了吸引该企业入驻,政府花了大气力,低价给了许多地,也给了大幅度的税收优惠。

在攀谈中,老板提到,现在企业生长的最大瓶颈不是资金、厂房、土地,而是员工欠缺。

一方面,人难招,经常招不到像样的、认真干活的员工,更不要提有点手艺的熟练工了;另一方面,人难留,招进来的员工,流失率很严重。

这些新进员工,90后居多,原先许多就住在工业园区,因拆迁,家里津贴到两套房和一笔现金。物质富足了,事情就懒散了,对于这些年轻员工而言,事情愈发成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稍有不顺就会选择告退不干。更有甚者,干一个月休息一个月,等花完人为才会重新找下一份事情。用工荒靠山下,横竖不愁找不到事情。

已往几年,当地政府鼎力引进了一批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但对于引进学历更低的产业工人、对于培育产业工人群体,当地政府却无所作为,稍有手艺的产业工人都极端紧缺。

为此,企业提前做了用机械替换人工的结构,花巨资制作了一个的厂房,以应对未来生产线工人欠缺的风险。但即便这样,产业工人的用工荒依旧给企业的未来生长蒙上了一层迷雾。

案例二:浙江某互联网电商企业

案例二,浙江一家互联网电商企业,主营家具的互联网销售,在行业内已小著名气。老板为了扩大销量,决议增设一支营销队伍,但没想到的是,最难题的环节竟然发生在招人这一项。

首先,要招聘到合适的营销队伍认真人,不仅要给予高额的人为和提成,还要为其设置一辆不错的公务车,这似乎已经成为行规。

其次,对于通俗员工,一定要允诺每个月组织他们聚餐、喝酒、唱K,由于在他们眼中,开心和娱乐比事情和人为源身更主要。

该老板坦言,现在招人真的很难,稍微有点手艺的员工,要价很高,导致企业招聘成本水涨船高,除了支出较高的人为之外,有的还得解决住宿和配车,并给予一样平常定期的休闲娱乐,否则招进来也留不住,“当老板这几年,真的都是在给员工打工,心累。”

管中窥豹,上述两家企业遇到的问题,可能是众多企业在当下面临的共性难题,“人”正成为越来越要害的因素。地方政府曾经在人口盈利下无往晦气的招商引资手段,可能要部门失效了。除了土地、房产和税收优惠,能不能在当地轻松招聘到合适的产业工人,似乎也要成为企业老板选择入驻的主要考量。

“新生代”工人缺什么?

2009年12月17日,美国《时代》周刊揭晓了2009年的年度人物,“中国工人”群体入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并位居榜单第二位,仅次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关于“中国工人”的上榜缘故原由,《时代》周刊写道:中国今年能乐成保八,归功于数以万万计背井离乡的中国工人。正是这些男男女女,他们已往的奋斗、现在的思索以及对未来的看法,引领着天下经济走向苏醒之路。

然而,十年已往,“中国工人”这个群体已发生伟大的转变——“英雄迟暮”,他们中的大多数已不再年轻,时代周刊“谢谢中国工人”的字样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

统计局数据显示,人口盈利拐点在2010年就已展现,总抚育比(非劳悦耳口/劳悦耳口)在2010年触底之后最先反弹,暮年抚育比(≥65岁人口/劳悦耳口)上升趋势则更为显著。

住手2017年终,总抚育比和暮年抚育比已经划分上升至39.25%、15.86%,意味着每100名劳悦耳口大致要肩负39名非劳悦耳口,其中暮年人口约16个。

同时,经济学人智库预计,到2030年,我国暮年人口抚育比将靠近30%,这意味着每100名劳悦耳口大致要肩负30名暮年人口。可想而知,未来的老龄化压力有多大。

幸运的是,老一代中国工人整体谢幕所带来的负面袭击,正部门被“新生代”工人的崛起填补。这些80后、90后的“新生代”工人已成为劳动力市场的主力。

凭证国家统计局宣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观察讲述》,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88亿人,其中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农民工占天下农民工总量的51.5%,“新生代”工人占比延续4年快速上升。这些“新生代”工人中,80后与90后旗鼓相当,其中,“80后”占比50.4%,“90后”占比43.2%,“00后”占比6.4%。

不幸的是,这些“新生代”工人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离“肩负重任”另有较大差距:

一是学历依旧普遍偏低,大多数都未完成高中阶段教育,这是新旧产业工人群体所面临的共性难题。在所有农民工中,未上过学的占1.2%,小学文化水平占15.5%,初中文化水平占55.8%,高中文化水平占16.6%,大专及以上占10.9%。

二是特定手艺有限,大多数“新生代”工人也没有系统接受过职业手艺教育,他们的专业能力并不能有用知足当今产业结构的需要。相比前些年,最近几年手艺的更新换代愈发快速,对“新生代”工人的学习能力、行业手艺正在提出更高的要求。

三是看待事情的态度和责任心,“新生代”工人离老一辈差距甚远。

正在逐渐消逝的人口盈利、幸运与不幸交织背后的“新生代”工人,让“招工难”、产业工人手艺缺失问题成为企业老板天天都要面临的难题,老板们很焦虑,不知若何突围。

地方招商引资,“给对人”很主要

在过往地方政府的“筑巢引凤”设计中,给地、给房、给税收获为政府吸引企业入驻的通例手段。在企业生长早期,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的正面影响是立竿见影的——低价拿地、获得政府高额税收优惠,可以大幅削减企业初期的成本用度支出,使许多企业在盈利难题的时期顺遂存活下去,以至于许多企业在举行入驻的时刻,往往会把这些与款项直接相关的权益思量的清清晰楚。

然而,纵观海内外谋划乐成的公司,其基业长青的基础,绝对不在于政府扶持政策,而在于自我造血、连续盈利,这一切的基础在于人才。对于互联网型、科技型企业而言,高端IT人才是基础,但对于生产制造型企业而言,产业工人,尤其是具有一技之长的熟练技工,是要害。

因此,面临愈演愈烈的产业工人欠缺的难题,地方政府当有所作为,除了给地、给房、给税收,“给人”甚至更为主要。

详细“给”什么样的人?不是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而是能够忍受车间重复无聊事情、具有一定手艺能力的产业工人,这些人往往学历较低,是地方政府人才引进战略中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是“招人难、用工荒”问题的主角,但又是最不能或缺的。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可能至少需要做两方面事情:

一是在大幅降低本科生等高学历落户门槛的基础上,同步定向降低具有熟练手艺的产业工人的落户,多给予这些人群优惠政策,以吸引更多产业手艺工人的汇聚和流入。

二是增强区域内“新生代”工人的职业教育培训。当下,在结业生人数上,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跨步大跃进,职业教育结业人才却显著下滑;在人才需求上,早些年被哄抢的本科生已不再吃香,在后人口盈利时代,具有熟练手艺的产业工人才是“香饽饽”。云云“一上一下”,使得人才的需求与供应极端不匹配,导致我国连续进入“大学生就业难,但手艺工人用工荒”的怪圈。

打破怪圈,唯一的出路可能是齐头并进,在推动本科教育向应用手艺大学转型的同时,鼎力推动对低学历人才的职业手艺教育。

更为主要的是,我国当前正处于产业升级和转型的新时期,客观上也要求“新生代”工人能更快、更好的掌握与产业转型相关的新手艺。对于这些学历普遍较低的“新生代”工人而言,职业培训无疑是最快的捷径,需要地方政府给予最大的重视。

已往的十几年,我们国家培育了太多的本科生,但在职业教育这一块,却没能有用遇上蓬勃国家的措施。在全球老龄化、产业工人用工荒靠山下,德国、日本等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就十分重视职业教育。

结 语

展望后人口盈利时代,要赋能企业生长,要生长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的高端制造业,要实现“中国制造2025”,人才一定是基础。

一方面,要推动“人口盈利”向“工程师盈利”转变,“高抬高打”才气实现主要手艺的快速突破、攻坚克难;另一方面,要推动“人口盈利”向“具有熟练手艺的产业工人盈利”转变,才气实现主要产业的规模化、有序化生长。

对地方政府而言,不能简朴的陷入盲目的“抢人大战”,一定要有针对性的“抢”区域内企业所需要的人才。我们希望看到,优异的“新生代”产业工人也成为“被抢”的重点,能被政策给予更多融入和落户当地的时机,云云才气修建更美妙的都会未来和都会竞争力。

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所言:“中国一些都会陷入简朴的抢人大战,我问一个问题,抢来了干嘛?没有仗打,就给屋子,只是抢来一批房客。有仗打才气抢人,抢来人才要有用武之地。请来一批买不起屋子的人,给他津贴,他以为挺好,就住下了,你以后穷苦大了。”